专注,所以专业 上海拆迁律师 留言咨询 上海拆迁律师 收费标准 上海拆迁律师 加入收藏
上海拆迁律师
  >> 分类导航
【法治动态】
【经典案例】
【社会新闻】
上海拆迁律师
  >> 超级搜索
栏  目  
类  别  
关键词  
 站内搜索  
  
上海拆迁律师
  >> 热点资讯
 李律师成功案例:拆迁纷争,老母求助《新老娘舅》节目
 动迁款全归小儿引长子不满,调解化解家庭矛盾
 黄浦老西门新苑二期地块将拆迁,用于住宅开发
上海拆迁律师
上海拆迁律师社会新闻 → 一次拆迁葬送九年恩爱 上海拆迁律师
 查看方式: 查看:[ 大字 中字 小字 ] [双击滚屏]
一次拆迁葬送九年恩爱
发表日期: 2015-02-24 12:06:28 阅读次数: 654 

对于自己的婚姻,丁香表示很后悔:“如果婚姻能让我再次作选择,打死我也不会嫁给程川。”
  短短的一年时间里,丁香与程川及其家人之间暴发了多次冲突。当婚姻掺杂了金钱的因素,人性中丑陋的一面暴露无遗。

  继子女竟拳脚相向上海拆迁律师

  2011年的国庆节,我听说程川回乡下走亲戚,所以溜回家里想拿点换洗的衣服。可能去得太早了,推门进去,程川还没离开。
  一见到我,程川就开始阴阳怪气地辱骂:“有本事不要踏进门来。我看你就是冲着财产来的。”
  原本憋着一肚子火气的我反唇相讥:“你根本不是个男人,你就是个窝囊废。要不是动迁,你压根就是穷光蛋。”
  正当我们吵得不可开交时,程川的女儿小晴打电话过来。程川接起电话,直接告诉女儿,说我不要脸又踏进家门了。由于电话声音很响,我听见电话那头清脆的叫骂声:“爸,我看她要欺负到我们全家头上了。这个恶女人就是想尽办法霸占我们家财产。”
  气不打一处来的我冲着电话叫嚷:“这家有我和我儿子的名字,享受权利理所应当。”没容我说完,电话“啪”的一声挂断了。
  不一会儿,正当我整理完衣物准备离开时,小晴和她的弟弟推门冲了进来。见到我,小晴不由分说,手指戳着我的鼻梁骂我下贱,专门靠嫁人来骗钱。
  小晴这种伤人自尊的话太难听,我受了刺激一般冲口而出:“我光明正大嫁人,不会像某些人一样,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。”
  说这话我不是无风起浪,小晴在外面跟社会上的闲散男人交往,生活作风不检点,周围人早就议论纷纷,我说这话,就是要戳到小晴的痛处。
  果不其然,小晴一下子被激怒了,她随手操起门口一只鞋子朝我扔去。而小晴弟弟上来不由分说朝着我的头部、胸部一顿拳脚相加。
  一旁的程川非但不上前阻止,还火上浇油跳着脚骂我。相殴中我们纠扭整整半个多小时。由于他们人多势众,最终我受伤了。
  随后我自己跑到医院治疗。经过诊断,我的头部、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。虽然没什么大碍,但这种带有侮辱性的肉体摧残,已经给我精神上造成了强烈的刺激。
  伤愈后,我一纸诉状把小晴姐弟告上法庭,要求他们赔偿我精神损失费等共计3万元。法院审理后,判决小晴姐弟赔偿我4000余元损失。

  九年婚姻毁于动迁

  我和程川系再婚。38岁那一年,丈夫车祸去世后,我一个人带着儿子很辛苦,所以萌生了再婚的念头。而长我8岁的程川妻子因病亡故,留下一双儿女需要有个女人嘘寒问暖。就这样,经过别人牵线搭桥,我和程川认识了。
  刚开始,程川膝下一双儿女的负担让我打起了退堂鼓。但程川表示,他的孩子基本上都由祖父母在照顾,而且旁人都劝我自己条件一般身体又不好,带着个儿子另找对象困难重重。程川虽然条件一般,但他有自己的宅基地房,父母尚能贴补点家用,所以嫁给他不会吃亏的。思来想去,我点头同意了。
  再婚生活确实会有许多矛盾。程川对我儿子没有多少感情,而我和小晴姐弟之间也产生不了共鸣。由于小晴长大成人了,而她弟弟由祖父母照应,所以经常是我和儿子以及程川三人住在程川家一起过日子。虽然平日生活会有磕磕绊绊,但基本上没有原则性的矛盾,生活安安稳稳日子平平静静。我觉得维持这样的生活状态很好。
  直到后来程川家被列入动迁范围,所有隐藏的矛盾终于开始暴发了。
  动迁,对于每个人来说,都是涉及到切身利益的大事。为了多得利益,早在动迁之前,听说程川家有可能列入动迁范围,所以我和儿子早把户口落户到程川家。这样,按照拆迁政策,就可以多享受动迁利益。如今真的动迁了,在即将到来的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利益面前,我和程川几个晚上都失眠了。
  我承认,我有我的私心,跟了程川这么多年,别的不说,只要能给我儿子一套住房我就心满意足了。但是程川一家却不这么认为。程川以及两个子女、父母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,并且达成了高度共识,一致认为动迁房是程川再婚前建造的,再婚后没建过房屋,所以程川只能负责我和我儿子平日的吃吃喝喝,至于动迁利益,想都别想。
  在邻居为了多得利益横竖不肯拆时,程川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与动迁部门达成协议,领取了拆迁款,落实了拆迁安置房。他完全把我们娘俩的利益拒之门外,也为我们9年的婚姻划上句号。

  为讨公道四处奔走上海拆迁律师

  我和程川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程川的毫不退让,让9年的夫妻感情荡然无存。程川把我赶出门外,让我无家可归。而我因为要拿些换洗衣服,不得不厚着脸皮上门时,却遭遇着程川一家的羞辱。什么夫妻什么感情,关键时刻才看得出几分真情几分假意。
  为了儿子,我必须要站出来说话。然而我的点滴呐喊,换来的是小晴姐弟俩的辱骂殴打,程川更是叫嚣着要离婚。既然夫妻之间没有感情,离婚我同意,但属于我和我儿子的财产,我决不让步。
  之后,在法院主持调解下,我和程川达成了自愿离婚协议,因为所有的动迁利益还没有全部明朗,所以我们约定对婚后共同财产另案处理。
  为了弄清程川所得的动迁利益,接下来的日子,我到处奔走,聘请了律师,查清了程川拿到的动迁补偿款明细,以及房屋安置的具体情况等等。跟程川一家没有什么好商量的,唯一的办法,就是法庭上见。
  躺在床上,我的眼泪忍不住滚落枕边。程川一穷二白拖着二个孩子的时候,我义无反顾地嫁给他,就指望能好好过日子白头偕老。我不指望程川能大福大贵,只求他能给我一份安稳的生活保障。虽然再婚的夫妻难免会有矛盾会有摩擦,但我觉得还是能够处理的。现如今,在巨大的动迁利益面前,程川一家像防贼一样提防着我,何曾把我当自己人看待?9年的付出,到最后落得净身出户的结局,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。想当初房屋漏雨要修缮,部分房间要装修,虽然我没出钱,但是整个工程期间,为省一点小工钱,我忙里忙外拼命干活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?难道这些程川真的会一点也不念及?退一万步而言,我把我和孩子的户口迁进来,至少也多得了动迁利益,这部分钱程川一家也要霸占着一个子儿也不给,还算是人吗?
  我越想越生气,第二天,就催促着律师把起诉状交了。我再也不想与程川一家有正面冲突,所有的问题,就留由法律去解决。

  风雨过后终见彩虹上海拆迁律师

  在诉状递交后的一个星期,一天晚上,我办完点事坐车回老母亲家准备休息。刚进家门,76岁的老母亲惊恐地从屋里出来,哭着告诉我,不知从哪里来的坏人,一阵乱敲乱打,把前屋的所有玻璃都敲坏了,害得老人家蜷缩在床上大气不敢出。“这是怎么了?是谁做出这样的事来?他们会不会来害我们呀!”母亲哆嗦着反复问我。
  我抱着母亲安慰她别害怕,可能是一群小孩子不懂事干的,下次不会来了。内心里,我明镜似的,除了小晴,不会有别的人。小晴就是那种不正经的人,结交的狐朋狗友一看都是些不务正业的游手好闲之辈。也只有他们,会想出这种损招来威吓别人。但是经历了这么多,我早已不怕了。
  我要求对动迁利益予以均分,最为主要的,是对二套安置房予以合理划分。
  开庭那天,我和律师出庭,而程川一家可好,所有的人都来了,小晴还叫来了几个所谓的朋友,坐在旁听席上似乎要为她擂鼓助威。坐在被告席上的程川一直用一种激昂的语调辩驳着我的每一句阵述。
  庭审结束,由于双方根本没有调解的余地,法官宣布休庭,择日再作判决。
  在法院门口,小晴当着那么多人来人往的行人,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:“我看你就是想讹我们家钱。一而再,再而三地上法院,真不要脸,呸!”而一旁脖子上戴着粗粗金项链的一名男子插着手斜着眼盯着我。后来闻讯赶来的几名法警前来阻止,他们才骂骂咧咧地回去了。
  法院审理后认为,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财产,归夫妻双方共同所有,家庭共同取得的财产归家庭共同所有。我与程川结婚后,我和儿子把户口迁入了程川处。之后,程川的房屋遭遇动迁。根据当时的政策,除了程川所有的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得到补偿安置外,因我和儿子的因素,也得到了相应的安置利益。考虑到我和儿子在我们原来的户籍所在地未享受过宅基地使用权,所以综合考虑我们双方实际取得的拆迁利益,以及双方对安置利益的贡献大小,双方结婚时间长短等等因素,酌情判定我和儿子得到建筑面积较小的那套安置房,而程川得到建筑面积较大的那套房子。
  一切尘埃落定,我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舒一口气了。

  作者手记>>>
  利益面前也要坚守底线

  见利忘义,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可以抛弃道德的准则。在见利忘义的人眼中,什么事情是好事,什么事情是坏事,判断的标准只有一个,那就是对他们有没有利益可言,其他什么道义公德统统可以放置一边。
  现实生活中,在我们周围,也不乏许多见利忘义的人,为了谋取利益,置基本的道德准则于不顾,做出了许多令人愤恨的事情。在他们眼里,人与人之间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,一切友谊、一切感情之类的东西都是利益的派生物。有了共同利益,就是好朋友; 利益发生冲突了,就是敌人。用得上你了,就是好朋友,相互吹吹捧捧,在一起吃吃喝喝,一块合作,好像亲密无间; 用不上你了,就形同陌路,根本懒得将时间浪费在你身上。而如果你对他获取利益构成了阻碍,那就要想方设法把你除掉。
  所以,我们会看见,在巨大的动迁利益面前,兄弟姐妹间、父母子女间、甚至是夫妻之间会反目成仇。这其中,一方面是站在各自角度坚持自己的观点,出于认知的局限觉得对方不理解不体谅所致。另一方面,也折射出为了自己的私利,可以不讲亲情,不讲道义,而与亲人朋友之间剑拔弩张怒目相向的丑陋一面。
  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 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可我们在追求利益的同时,也不能忘记基本的道义。一个抛弃了基本道义的人是会被唾骂的人,没有人会喜欢结交一个不讲道义的家伙。为谋取眼前的利益抛弃了道义,最终只会连最基本的利益都得不到。
上海拆迁律师

本文由上海拆迁律师 http://www.shdcq.com/ 精心整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办理且只办理动迁纠纷案件的上海动迁律师。因为专注,所以专业;深明大义,维护公义!
上海动迁律师|上海拆迁律师|上海动拆迁律师网,咨询热线185-2109-1961

上一篇:父亲卷走动迁款急煞儿,父子对簿公堂
下一篇:热点城市频现退房诉求 楼市拐点隐现
上海拆迁律师 上海拆迁律师 上海拆迁律师
上海拆迁律师 【公共评论】[目前共有0条评论] [发表评论]上海拆迁律师
暂时还没有评论
第0页,共0页,共0条评论
上海拆迁律师 上海拆迁律师 上海拆迁律师
友情链接申请 | 版权声明 | 关于我们 | 网站管理 | 手机版管理 
 
Copyright© 2008-2017 上海动拆迁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855号世界广场13A 邮编:200120
咨询热线:185-2109-1961 传真:021-58879636 邮箱:liweishi@trendlaw-sh.com
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,供学习交流之用。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有效告知,本站将立即删除,并向您表示歉意!
工信部备案号:沪ICP备13036218号-2
本站关键词:

上海拆迁律师 上海拆迁律师

上海动拆迁律师 |技术支持:
律师建站